我挥一挥衣袖
世界报之以落日
与微风

旁晚的时光太易温柔
像极了外婆的背影
与白头

好多话说不出口
像是迟迟未落的春雨
和冬眠的风筝

好多东西带不走
比如我的回忆
和你的白日梦

 

无处可逃

爱的悲哀在于
由爱生恨
却不如恨更让人记忆深刻
无处可逃

 

凋零

当喉咙被禁声,当空气不再振动
窃窃私语都变得朦胧

当眼睛变空洞,当光明退化成一个梦
心与心何谈久别重逢

当耳朵被堵住,当旋律没了归宿
宫商和角徵埋进坟墓

当呼吸突然凝固,当心脏停止跳动
请原谅我无法再为你冲动

 

麻木

是我自己的决定,把过去的日子全抛弃了,过去的你们也不必再联络,过去的喜怒也不必再惊扰。自私是防身的武器,收起微笑和善良,藏好幼稚的软肋,记住,要为自己活。
代价是失去对大部分快乐的感受力,无法再被轻易打动。也好,不再轻易掏心掏肺。

 

随笔


一百五十天,长不过两个季度,短不止数次聚散分别。在这之前,我们是从不直呼名字的朋友,在这之后,思念成了每天的享受和忍受。回想起在校某夜静坐,幻想着下一次月圆的日子,该是跟谁一起吐烟圈。而今烟没有了,也不是一楼又窄又矮的105A的阳台,还好,还有你的晚安没变。

——作于两万天的第一百五十天

“可怜今夕月,向何处,去悠悠”
“若道都齐无恙,云何渐渐如钩”
——《木兰花慢》辛弃疾

 

沉默

住过的每一间房
走过的每一条路
经过的每一座城
所有的生活经验
都指向同一个结果
沉默再沉默
越是美妙
越不可得
越不可说